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中心社会·法治 [开州城事]近在咫尺千里寻 失散30年母子相认泪涟涟

[开州城事]近在咫尺千里寻 失散30年母子相认泪涟涟

白桥镇村民刘福菊苦寻30年的儿子被河堰镇一对教师夫妇收养

近在咫尺千里寻 母子相认泪涟涟

54e8ebcebf040a67eb3cd152541afb72_img_39_196_296_220

离别30年的母子相拥而泣

54e8ebcebf040a67eb3cd152541afb72_img_347_196_293_220

母子翻看儿时照片

本报记者 熊瑛 文/图 

“夜深了,宝贝你怕不怕黑;天冷了,宝贝你在哪里睡,你的脸上是否挂着无助的泪;我心中时刻担心你的安危,没有你,我就要崩溃;快回来吧,我的宝贝……”这是白桥镇园丁村10组、现年54岁的刘福菊手机上下载的《别让妈妈的世界泪雨飞》歌曲,每当听着这首歌,她总会泪流满面。 

3月中旬,一个好消息传到刘福菊的耳朵里,她苦苦寻找多年的儿子杜中俊,在开州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帮助下找到了。3月29日,这对失散30年的母子终于团聚。令刘福菊意想不到的是,儿子杜中俊患上了严重的尿毒症,在她刚抚平的心里又增添了一道阴影。刘福菊要如何守护疾病缠身的儿子? 

母子失联,母盼儿归 

刘福菊22岁那年,遭遇了家庭变故,丈夫杜权兵因病离世,由此改变了儿子杜中俊的命运。迫于生计的刘福菊带着儿子改嫁给本村一位姓李的男人。善良本分的继父非常喜欢杜中俊,把他视为己出。次年,刘福菊生下第二个儿子,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然而,在三叔杜江海眼里,侄儿杜中俊在李家是外人,他担心侄儿受委屈,生怕孩子被改为姓李,于是提出把杜中俊接回杜家由他抚养。刘福菊开始不同意,杜江海再三承诺,他要是外出,就让孩子跟爷爷住在一起,她随时可以去探望,刘福菊于是同意了杜江海的要求。 

可事实上并不是杜江海所承诺的那样,1989年,杜中俊被其悄悄带到湖北省沙市的打工地。“我去看儿子,他爷爷总是说娃儿走亲戚家去了,过几天就会回来。后来连续几次去看,都没看到儿子,我才明白杜江海把我儿子带走了。”刘福菊打开手机,里面是杜中俊小时候的照片。 

日思夜念,千里寻儿 

“农历三月二十三是我儿子的生日。我总是祈求上天会有奇迹出现,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他的音讯,但我从没有放弃寻找,这些年他在哪儿,过得怎么样?我心里时常想到他,担心他。”刘福菊向记者道出想念儿子的辛酸。 

1990年,刘福菊在征得丈夫的同意后,只身前往湖北省沙市打工,抽时间寻找儿子,她走遍了沙市大大小小的工地,也没有找到儿子的下落。后来,刘福菊听说有个工地上来了一个男孩跟她的儿子很像,她连忙丢下手中的活路赶过去,却再一次让她失望。 

据杜中俊回忆,他被三叔带到湖北省沙市后,每天哭闹着要妈妈,因此经常挨三叔的打。有天他趁三叔不在,跑出去找妈妈,想到三叔对自己的打骂,就再也不想回去了,于是四处流浪。被当地好心人送到派出所,警察从口音中判断出他是原四川省开县人,于是将其送回原开县福利院,后被河堰镇一对好心的教师夫妇收养,从此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近在咫尺,错失相认 

杜中俊的养父养母待他很好,不仅供他读书,他娶妻生子后,还帮着带小孩,但在杜中俊的心里,始终都没放弃寻找生母的念头,他想等自己有经济实力后,专门去寻找生母。没想到的是,2016年3月,杜中俊突感身体不适。 

“我当时以为是感冒引起的,随便喝点冲剂,仍然不见好转,就到医院作检查,结果是患了严重的尿毒症,必须住院治疗。”杜中俊说,他辛苦积攒下来准备买房的40多万元全部用于治病,实在没钱做透析了,他就跑摩的挣钱,支付每周三次的透析费。 

刘福菊听完儿子的讲述,悲喜交集。原来,2012年5月,她打听到河堰镇有对夫妇在多年前从原开县儿童福利院收养了一个男孩,与自己的儿子年纪相仿,长相也很相近。本打算去看看,但转念一想,儿子是在湖北省走丢的,怎么可能在河堰镇,于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如果当初我到河堰去看看那个孩子,也许我们母子早就团聚了,也解了多年相互挂念的苦,早点为儿子一家分忧。”刘福菊说。 

母子连心,共对困境 

2017年9月,病情危重的杜中俊担心自己再也见不到妈妈,于是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了寻找母亲的信息。母子连心,2018年5月,在家人的支持下,刘福菊也在宝贝回家网站上刊登了寻找儿子杜中俊的信息。 

开州宝贝回家志愿者接到这个信息后,开始着力寻找,经过近一年时间,初步确定杜中俊是刘福菊的儿子,通过进一步做DNA鉴定,刘福菊杜中俊系母子关系。 

3月29日,在开州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引荐下,刘福菊终于见到失散了30年的儿子杜中俊。身体虚弱的杜中俊望着慈爱的母亲,忍不住流下泪来,他张开双手将母亲紧紧拥在怀里。这个拥抱,等了30年,母子俩激动得热泪盈眶。 

刘福菊得知儿子为了每周的三次透析费,租了房子在跑出租摩托车,她连忙给在外打工的二儿子打电话,二儿子当即同意让杜中俊住进自己的家,并承诺尽全力为哥哥治病。 

“即便是我哪一天走了,也心满意足了,因为我的愿望实现了,见到我日夜想念的妈妈,也找到我的弟弟和继父。我希望妈妈和我的养父养母认亲,是两位老人抚养我长大,供我读书,还帮我带孩子。”杜中俊眼里噙满了泪花。 

“儿子,你要振作起来,我会照着你的想法去做,我永远陪在你身边,全家人尽最大的努力帮你筹钱治病,让你快乐地生活。”刘福菊搂着儿子动情地说。

文章来源:http://www.kxzc.cn/2019/0404/7252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