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文艺·副刊 [开州日报副刊]窗台上的春天

[开州日报副刊]窗台上的春天

窗台上的春天

■刘椿山

我家阳台是内置的那种,与客厅连为一体,中间设有一道过门,阳台上是一排窗户,沿窗台安了防盗网,为的是好搁置上面摆放的那些花盆。 

花盆里种的并不是什么奇花异草,除了四季常青的两盆吊兰和一盆绿萝,便是从老家带来的一些能入菜的植物,有韭菜、薄荷、鱼腥草和茴香。还有一盆香蒜,那是从市面上买的蒜头种下去的。 

就是这样一些朴实而又常见的植物,将春天悄悄带到了我的窗台上来。那天上午,我在阳台上看书,母亲在一旁绣花,阳光暖暖地披在我们身上。说话间,我和母亲几乎是同时发现,在花盆里沉睡了一冬的鱼腥草,露出了尖尖的头来,嫩嫩的,清新得像刚出生的婴儿,一尘不染,一棵,两棵……仔细一数,居然一下子窜出来十几颗。我和母亲欣喜不已,透过那些破土而出的鱼腥草,我们仿佛看到了老家满山遍野的春天——红刺藤长出了紫色的嫩芽儿,马槡树抽出了碧绿的嫩条,野樱花和野李花,大团大团开在山间,野草染绿了山坡…… 

窗台另一头,不久前种下去的蒜头也露出了绿绿的嫩芽,不拥不挤,井然有序。那盆绿盈盈的蒜苗,把我带回到了儿时母亲的菜园,菜园里长满了青菜、菠菜、白菜,也有豌豆尖儿和香菜,以及蒜苗和小葱,阳光把蔬菜的叶子照得闪闪发亮,园子里有蝴蝶飞舞,鸟儿在园子边的桃树上纵情歌唱,而那时桃花开得正艳,正是春来好时光。 

然而,对于一个深居城市的人来说,如果不是这些悄悄发芽的植物,我还真有一种“城里不知季节已变换”的感觉。 

薄荷也在拱土啦,仔细一看,能看到一点点藏在泥土里的绿意,说不定第二天就要破土了,也有可能夜里就会破土。然而母亲却不这样认为,她说这株薄荷难产了,得帮帮它。我不明白母亲的意思,却见她取过喷壶,装满水,“滋滋”往花盆里浇。种了大半辈子庄稼的母亲,看见花盆里的土太干,浇水润湿泥土,不就是在给薄荷助产吗? 

茴香发芽得比较慢,母亲往里面浇了一些水,还施了一层肥,希望它们早点长出来。我去厨房拿了一把剪刀出来,“咔嚓”几下将另外一个花盆里的老韭菜叶子剪了下来,春天到了,它们也该换新装了。 

没过两天,薄荷和茴香便从土里长了出来,韭菜也重新长出了新叶,而早些破土的鱼腥草和蒜苗,以及吊兰和绿萝,都迎着春风,沐浴着春日暖阳,“呼呼”往上长,母亲看着那些植物出神。 

站在高楼的窗台上,我和母亲仿佛看见,远处田地里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开得正艳,山岗上桃李争艳,绿意满坡,好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 

(作者单位:开州区公安局) 

文章来源:http://www.kxzc.cn/2019/0330/72164.shtml